歷史沿革

拉菲的起源與塞居爾家族

史料上對拉菲的最早記載可以追溯至公元1234年,當時紀錄的名稱為拉菲宮波(Gombaud de Lafite),即位于波亞克村北部的維爾得耶修道院。經證實,拉菲古堡從14世紀起就一直是中世紀領主的領地。加斯科涅方言(Gascon,法國西南部比利牛斯地區舊時稱加斯科涅省)中,“la hite”意為“小山丘”,“拉菲”因而得名。當時,這里可能已經種有葡萄樹。不過,真正形成規模,還是要等到17世紀塞居爾家族的到來。也正是在他們手中,拉菲逐漸闖出偉大葡萄種植園的名聲。雅·克·德·塞居爾侯爵是建立拉菲葡萄園的第一人,時間約在17世紀70年代左右到80年代初期。他的愛子亞歷山大于1695年繼承了莊園,并與鄰近另一所著名酒莊——拉圖古堡的女繼承人聯姻,婚后育有一子,即為后來著名的尼古拉·亞歷山大·塞居爾。這正是拉菲與拉圖這兩大波爾多名莊共同書寫歷史的最初篇章。

“新法國紅酒”

早在18世紀初,拉菲古堡的葡萄酒就已打入倫敦市場。1707年,官方的倫敦公報上出現了拉菲的名字:從大不列顛海盜們與皇家海軍控制的商船上卸貨后(其時正值西班牙王位繼承之戰如火如荼之際),拉菲被售于倫敦市內的公開拍賣會。公報上將拉菲及“同伴”,即一起參加拍賣的其它法國酒取名為“新法國紅酒”。而在1732-1733年間,英國首相羅伯特·沃波爾每三個月就要購買一個橡木桶的拉菲!但令人訝異的是,直至多年以后,法國人才以波爾多紅葡萄酒為榮。

國王之酒與葡萄王子

1716年起,尼古拉·亞歷山大·塞居爾侯爵全力以赴,以鞏固這最初的成就并錘煉釀酒技藝,而且還不斷提升頂級酒在國外市場以及凡爾賽宮內的聲望。在黎塞留元帥的支持下,尼古拉被封為“葡萄王子”,拉菲佳釀也榮升為“國王之酒”。1755年,黎塞留元帥當選為吉耶納地區(法國西南部舊稱)總督,他在波爾多就診時,一位醫生為他開了一副獨特的“處方”:常飲拉菲古堡葡萄酒,這是令臉色紅潤健康最為有效也最為美妙的“良藥”。黎塞留回到巴黎后,一天,路易十五特別向他道:“元帥,我實在要說,自從您赴吉耶納上任以來,您看上去至少年輕了二十五歲!”黎塞留則答曰:“我的國王,您難道不知道我已找到那能夠使人恢復青春的泉水?我發現拉菲古堡佳釀是萬能而美味的滋補盛品,可與奧林匹斯山上眾神飲用的玉液瓊漿相媲美!”不久后,整個凡爾賽宮談論的美酒除了拉菲沒有二家,因為它獲得了國王的寵幸!所有人都以享用拉菲為榮,蓬巴杜夫人用拉菲來款待私人小型晚宴上的貴客。稍遲一些時候,人們甚至傳說杜巴麗夫人給自己加了一項特別的“任務”:不再喝別的飲品——除了拉菲!

艱難的后繼

塞居爾侯爵無男性繼承人,酒莊經分割后,由四個女兒繼承。拉菲也因此與拉圖分開,不過,二者一直屬于同一家族所有,并由同一管理者經營直至1785年。侯爵長女與時任巴黎市長的堂兄亞歷山大·德·塞居爾聯姻,其愛子尼古拉·馬利·亞歷山大·德·塞居爾伯爵繼承酒莊后,莊園衰落了一段時候。1785年,一本題為“拉菲領主”的匿名回憶錄贊美拉菲是“世上最美的葡萄園”。然而,在這位塞居爾伯爵處,事情卻截然相反。他負債累累,1784年被迫出賣了拉菲古堡。波爾多第一屆議會主席尼古拉·皮埃爾·德·皮歇爾果斷出手,因他是塞居爾伯爵的近親,通過使用“家族回收權”法律程序而成功收購酒莊。

托馬斯·杰斐遜總統與拉菲

大革命前夕, 拉菲已經攀上葡萄酒世界的頂峰,后來成為美國總統的托馬斯·杰斐遜曾記錄下一些文字,這就是最好的證明。托馬斯當時作為“年輕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大使,出使到凡爾賽宮。這位有著種植園主、商人、政客、法學家、建筑師、外交官等多重身份背景的杰斐遜先生此次被法國宮廷中的葡萄酒文化深深吸引,以致于萌生了在自己國家內發展葡萄種植業的心愿。1787年5月,他來到波爾多小住,五天時間足夠讓他拜訪沙特龍地區(波爾多市內)最大的葡萄酒貿易商并通過游記的形式收集到足夠多的信息帶回國。在他自己擬訂的梅多克地區葡萄酒分級表中,排行前四名的酒莊——其中就包括拉菲——恰是1855年分級制度中的前四家。而他本人從此也成為波爾多頂級葡萄酒的忠實擁護者。

進入荷蘭時代

塞居爾家族作為拉菲古堡領頭人的地位,?隨著尼古拉·皮埃爾·德·皮歇爾于1794年6月30日被處決而猛然斬斷。在拉菲古堡前庭內赫然貼起一張“拍賣告示”,宣告了拉菲將于1797年9月12日被拍賣的命運。“拍品說明”介紹拉菲為“梅多克頂級一等酒莊,出產波爾多最棒的葡萄酒”。贏得拉菲的是荷蘭人吉恩·德·維特,不久之后他又被迫將拉菲再次轉售給另外三位荷蘭商人。吉恩·德·維特的掌舵時間極短,隨后拉菲古堡又幾經轉手,其中最為稱職的業主當數約瑟夫·古達爾。19世紀初期,在古達爾的有效管理下,酒莊重新崛起。從1800年起,酒莊共迎來三位主人:吉恩·阿倫德·德·沃斯·范·斯蒂文斯科男爵、奧斯恩·紀堯姆·吉恩·伯格、吉恩·高爾·德·弗蘭肯斯坦。

步入神秘的范勒伯格歷史

1818年,拉菲古堡迎來了一位新主人,她就是巴伯-蘿莎莉·勒梅爾夫人。她的丈夫是伊尼亞斯·約瑟夫·范勒伯格,他是拿破侖時代著名的谷物商人和武器供應商。1821年,伊尼亞斯-約瑟夫·范勒伯格先生去世后,酒莊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這一年,從官方上講,勒梅爾夫人將古堡出售給了英國人塞繆爾·斯科特爵士。直至1867年,該片地產均在斯科特父子手中進行有效管理。但實際上,塞繆爾·斯科特父子只是艾米加-尤金·范勒伯格——勒梅爾夫人與范勒伯格先生之子的代理人和銀行顧問。1866年,隨著艾米加·尤金·范勒伯格先生的亡故,財產繼承事宜正式開啟,代理聲明為拉菲古堡的管理布局提供了證明。經過半個世紀的秘密經營,拉菲業主——范勒伯格的名字終于浮出水面。這段時間里拉菲的上佳年份為1795與1798,尤為杰出的當數1801,1802,1814和1815,特別是1818年份。

1855年的分級制度

1815年,?波爾多著名的葡萄酒經紀人勞頓先生在與其同名的事務所日志中建起第一套波爾多梅多克地區葡萄酒分級表。此表與1855年的分級頗為近似。他將拉菲置于榜首,“是因在前三款(頂級酒)中,拉菲最為優雅與精致,它的酒體非常細膩。”他還補充道,“拉菲的葡萄園位于梅多克風景最勝處”。這一時期中,1834年份的拉菲品質出眾,1841年更佳,1846年可稱為至美之作。1855年,為在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而制定的分級制度,作為官方標準,確立了拉菲的“頂級一等”地位,并為梅多克開創一個空前的繁榮時代。此時期的最佳年份可推選1847、1848、1858、1864、1869、1870和1876。

詹姆斯·羅斯柴爾德男爵

1868年8月8日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值得紀念的一天。這一天

1868年8月8日,詹姆斯?羅斯柴爾德男爵在公眾拍賣會上購得拉菲古堡

1868年8月8日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值得紀念的一天。這一天,詹姆斯·羅斯柴爾德男爵在公眾拍賣會上購得此堡(當時是伊尼亞斯-約瑟夫·范勒伯格的遺產)。詹姆斯男爵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在法國發展的一分支,不幸的是男爵本人在買下拉菲三個月后即不幸去世。拉菲古堡由其三位愛子阿爾方索、古斯塔夫與埃德蒙共同繼承。當時酒莊擁有葡萄園面積74公頃。從幾個方面看,1868年對拉菲來說都是值得紀念的一年:迎來新主人;葡萄酒進入發展繁榮時期;更輝煌的成就是這一年份每桶拉菲的售價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值——6250法郎,相當于今天的4700歐元。這一期酒價格記錄在此后的一個世紀內無人超越。當然,二十世紀末,名酒價格一路上揚,當年的6250法郎已被大大超過。阿爾方索、古斯塔夫與埃德蒙男爵實是生逢其時,隨1855年分級制度而開始的梅多克“黃金時代”自拉菲古堡被羅斯柴爾德家族收獲囊中后一直持續了15年左右。

災禍、戰爭及危機種種

十九世紀末與二十世紀初噩夢連連:根瘤蚜蟲害、霜霉病在葡萄中蔓延、頂級酒假酒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戰、嚴重的經濟危機……這一切導致酒莊命運跌至谷底。深受霜霉病所害的拉菲古堡斷然決定將1882至1886年及1910至1915年間的某些年份酒降級。并且為了有效對抗頂級酒造假事件,葡萄酒都改在酒莊灌瓶。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由于戰爭而限制供給,酒莊發展大受影響;30年代史無前例的大金融危機更迫使葡萄園縮減種植面積。所幸的是在這一片漆漆黑夜中,仍有幾顆閃亮的明星:1899、1900、1906及1926和1929年份酒皆是精良之作。

戰爭與占領

第二次世界大戰繼續令酒莊命運多舛,隨著1940年6月法國的陷落,梅多克地區被德軍占領,拉菲古堡與木桐堡皆未能幸免于德軍的駐扎。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酒莊被扣押,成為由公共行政單位管理的財產。臨時政府為保護酒莊免遭德軍的破壞,于1942年將這些葡萄園征用為農業學校。城堡被征用,陳酒被劫掠,加之戰爭時期能源匱乏、供應短缺,拉菲古堡須經受這一切嚴峻考驗。1945年底,羅斯柴爾德男爵家族終于重新成為拉菲的主人,并由埃利男爵主管酒莊復興工程。1945、1947與1949年份酒是這段重建時期的佳作。

埃利男爵主持酒莊復興

埃利男爵的主持下,一系列重建工作在葡萄園和酒窖內開展起來,同時對管理模式徹底重組。20世紀50年代購入一群奶牛以開墾拉菲古堡背后的草場并為葡萄提供肥料。在頂級名酒市場重建的艱難歷程中,埃利男爵扮演著一個主要角色。他積極參與最早于倫敦舉辦的品酒會;同時,埃利男爵也是1950年成立的梅多克好年會的創始人之一。1955年的絕好年份可被視做復興的標志。但波爾多的葡萄園于1956年2月又遭遇了可怕的霜凍,在此之后,1959與1961兩個卓越年份相繼到來。20世紀60年代進入真正復蘇成長的時代,市場不斷擴大,特別是美國市場的開拓;價格回升,拉菲古堡與木桐堡之間的競爭更促使酒價扶搖直上。

埃里克男爵:酒莊的改革者

1973-1976年的波爾多危機過后,拉菲古堡由埃利男爵的侄子埃里克男爵主掌,1975與1976兩個特佳年份鞏固了酒莊重新步上發展道路后取得的成果。為追求卓越品質,埃里克男爵積極推動酒莊技術力量的建設:葡萄園中的重新栽種與整建工作配以科學的施肥方案;選取合宜的添加物進行酒處理;酒窖中安裝起不銹鋼發酵槽以作為對橡木發酵桶的補充;建立起一個新的環形陳釀酒窖。此酒窖由加泰羅尼亞建筑師理查德·鮑費爾主持設計建造,是革命性的創新之作,并有極高的審美價值,可存放2200個橡木桶。1985年,為推動酒莊發展,埃里克男爵使拉菲古堡與攝影家握起手來,拉菲進入了包括雅克-亨利·拉蒂克(法國著名攝影師)、歐文·佩恩(美國時裝攝影大師)、羅伯特·杜瓦諾(法國最受歡迎以及最多產的報導攝影家之一)以及理查德·艾維登(享有崇高威望的美國時尚攝影師)在內的著名攝影家們的取景框。男爵還通過購買法國其它地區酒莊以及國外葡萄園而成功地擴大了拉菲羅斯柴爾德集團的發展空間。80和90年代好酒迭出,1982、1986年,1988、1989和1990三部曲,以及1995和1996皆是特佳年份,價格更是創下新紀錄。

自2000年起的輝煌十年

從2000年到2010年間,?歸功于葡萄生長期較為干燥的天氣,好年份一個挨著一個,層出不窮。其中,2000、異常炎熱的2003、2005、2009和2010年份葡萄酒將會隨時間洗練而放射出耀眼星光!世紀在無聲中完成交替,窖中陳放的美酒孕育著美好的承諾。這一理智的樂觀主義所依持的正是長久以來拉菲古堡對杰出品質的不懈追求。